• 委托第三方檢測

    沉寂多年再迎利好新政 第三方環境服務有望駛入

    “近日,環保部發布《關于推進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以環境污染治理“市場化、專業化、產業化”為導向,推動建立排污者付費、第三方治理與”

    文章摘要
      近日,環保部發布《關于推進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以環境污染治理“市場化、專業化、產業化”為導向,推動建立排污者付費、第三方治理與排污許可證制度有機結合的污染治理新機制,探索實施限期第三方治理,支持第三方治理單位參與排污權交易。

     
    新政落地

     
      對于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而言,這個政策利好無疑是其沉寂兩年多以來接收到的最悅耳的聲音。對此,業內人士評價,此項政策的出臺,必然會為第三方治理,特別是工業污染領域第三方治理市場打開快速發展的大門。
     
      推行第三方治理勢在必行
     
      為什么要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誰污染,誰治理”傳統模式是在政府的監管下由污染排放者自行處理污染物,隨著環保政策日益趨嚴,其短板愈發明顯:一是太過強硬的治污模式遮蔽了企業的利益訴求;二是很多企業利益為先,漠視治污責任導致設施運營效率偏低;三是政府環保投入不足,亟待社會資金參與,而利用市場機制,將私營企業或者民營企業等社會資金,引入第三方治理,有利于引導資金正確流向,且能減輕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財政壓力,促進環境污染的治理。
     
      我國推動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由來已久。早在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就已正式印發《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意見》,推行排污者通過繳納或按合同約定支付費用,委托環境服務公司進行污染治理的新模式。
     
      除了國家層面的總體布局外,近年來各地方的探索實踐也在不斷進行中。2015年5月28日,河北省印發《關于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實施意見》,隨后山西、安徽、湖南等地也相繼出臺了相關政策,以期推動第三方治理在地方落地生根。
     
      《意見》解決第三方治理實際難題
     
      盡管中央和地方政策共同發力,然而,兩年過去了,第三方治理仍舊不溫不火,落地難仍是政府與產業共同的問題。在全國工商聯環境服務業商會秘書長駱建華看來,該模式推行緩慢主要有3個方面的原因:一是工業企業污染治理的動力不足;二是責任主體不明確,排污企業與第三方治理機構之間責任邊界不清;三是支付問題,不僅存在排污企業的支付信用問題,還有上游企業經營狀況不善導致環保公司承受連帶風險的問題。
     
      “環保部門監管不到位。這是導致第三方治理發展不力的關鍵性原因,也是根本性原因。環保本身屬于政策市場,更看重于工業企業被政府監管的力度。如果政府不缺位,不為追求GDP去降低環保標準,才可能出現第三方治理的基本‘土壤’。”相關受訪專家表示。
     
      “該《意見》的發布可謂恰逢其時,它強調環境污染治理市場化、專業化、產業化,對環保產業的發展是一大利好。最重要的是它明確了各方責任,可以解決之前很多有關的爭論。”該專家說。
     
      此外,為了解決上述難題,《意見》中特別提出要加大執法力度,開展大氣、水、土壤污染防治等重點行業環保專項執法檢查,嚴格按照“雙隨機,一公開”要求開展環保日常監管,引導排污企業委托第三方治理,自覺履行治理污染的責任和義務?!兑庖姟窂娬{,嚴格依照有關規定執行相關排放標準和特別排放限值,對超過污染物排放標準或超過重點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排放污染物的,依法責令其采取限制生產、停產整治等措施;情節嚴重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
     
      《意見》促第三方治理加速前進
     
      《意見》明確支持第三方治理單位參與排污權交易,這在國內環保管理上是一個很大的創新?!兑庖姟诽岢?,建立健全排污權有償使用制度,積極完善排污權交易試點,通過市場調節不同經濟主體利益,為第三方治理單位創造利潤空間。第三方治理取得的污染物減排量,計入排污單位的排污權賬戶,由排污單位作為排污權的交易和收益主體。
     
      “《意見》本質上是鼓勵創新,已體現出區域第三方治理的大趨勢。例如,《意見》強調以工業園區等工業集聚區為突破口,鼓勵引入第三方治理單位,對區內企業污水、固體廢棄物等進行一體化集中治理,等等。”專家表示,
      此外,《意見》還提出,探索實施限期第三方治理。在京津冀、長三角及珠三角等重點區域試點實施限期第三方治理,對因污染物超過排放標準或總量控制要求,被環境保護主管部門責令限制生產、停產整治且拒不自行治理污染的排污單位,環境保護部門在依法處罰的同時,可督促其實施限期第三方治理。
     
      對此,業內專家評價,試點示范也是《意見》的亮點所在,該專家建議國家動員社會力量,盡快組織第三方治理典型案例。鼓勵地方政府制定特定領域的第三方治理實施導則。在落地上建議在特定區域、特定行業的第三方治理進行示范突破。鼓勵地方積極申報試點,鼓勵地方成立產業引導基金。
     
      而在資金方面,《意見》中提出,鼓勵地方設立綠色發展基金,積極引入社會資本,為第三方治理項目提供融資支持。“《意見》這一規定屬于綠色金融創新,鼓勵地方設立綠色發展基金,而非環?;?,其范圍比以前更廣,有利于地方落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論指導。綠色發展基金骨子里是發展,是為污染企業解決發展的問題。”相關受訪專家表示。
     
      盡管《意見》亮點頗豐,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發展前路可期,但實際上,按照西方國家實施第三方治理的經驗,一般情況下需要在工業企業環保達標率達到80%以上,第三方治理才能得以大范圍推行。“現在我國是70%的工業企業污染排放不達標,只有30%達標,這個‘土壤’還沒有建立起來。”相關受訪專家坦言。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在完善政策和監管的基礎上,排污企業也逐漸明確第三方治理的利好,進而希望將項目轉交于專業的機構和公司,但是,據業內人士介紹,我國環境服務業整體處于快速發展時期,中小型環境服務運營商的技術及環境管理水平參差不齊,部分企業以降低環境治理標準為代價,刻意壓低環境服務價格以搶占市場,擾亂和破壞了行業秩序。因此,有關部門也應進一步做好相關服務工作,委托專業機構對第三方治理單位的污染治理效果進行評估,加強信用信息共享平臺建設,幫助企業進行理性選擇。